狗尾巴草迎风荡漾

更新时间:2021-08-07 13:17:56点击:417 网站优化

狗尾巴草迎风荡漾

夏天属于狗尾巴草的世界。

我小的时候,为了耕田犁地驮物,在农村各家各户都养牛或驴马。于是需要家里人每天准备草料。狗尾巴草是牛马牲畜特喜欢的植物,所以农村孩子常与狗尾巴草打交道。狗尾巴草遍地是,听说狗尾巴草广布于全世界的温带和亚热带地区,分布在中国各地,为旱地作物常见的一种杂草。种子借风,灌溉浇水及收获物进行传播,适应性强。一株可结数千至上万粒种子,耐旱耐贫瘠,酸性和碱性土壤均可生长。夏天我们拿着镰刀,提着竹篮,追逐着狗尾草。每次虽然汗流浃背但都满载而归,让牛和马顿顿饱餐养得膘肥体壮,然后再春风得意马蹄轻,铆足干劲替主人家干活。

狗尾巴草和粟(俗称小米)外形长得比较相似,都有毛茸茸的穗。小时候懵懵懂懂,常把二者混淆,真可谓真假美猴王。在部队当了一些日子的军医的三叔转业回来,他告诉我们狗尾巴草的神奇药效。说起军人出身的三叔,我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有一次我拉痢疾,他用狗尾巴草煎汤让我内服,我很快就康复了。我夏天被蚊虫叮咬,他用狗尾巴草煎水给我洗。他告诉村里人,狗尾巴草消热利湿,解毒杀虫,可内服,也可外用。三叔的军装在我眼里,本来就很威风的。加之他的医术就更让人佩服。三叔还有一门看家本领,那就是一手洒脱的毛笔字。他手中的毛笔,就像狗尾草一样毛茸茸的,但在他手里抖几抖,什么隶书楷书行书篆书手到擒来,军人的气魄,豪放不已,特别是一撇一捺与狗尾巴神似。如今三叔老了,去了沿海,见面的机会少了。但他依然是我心中的神。在他毛茸茸笔下书写出的毛笔字依旧改不了军人的气魄。我至今还收藏着他书写的《沁园春.雪》,并把它和一株狗尾巴草放在一起。见到狗尾巴草,就想起军人出身的三叔。狗尾巴草常见,军人风骨的三叔不常见。小时候对狗尾巴草了如指掌的,只有在部队里陶冶过的军人背景的三叔这样的人才称得上见多识广满腹经纶。

奶奶说狗尾巴草有着一个很美好的传说。仙女下凡与书生相爱,遭王母娘娘的阻挠,在对抗的最后时刻,仙女的爱犬不惜舍弃了自己的性命,最后化成了狗尾巴草,世世代代传承着对爱情的见证。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每年的夏天还是那么热,狗尾巴草总是那么茂盛,但曾经的伙伴都成了星散各地的游子。以前割草是农村孩童放学或放假后替家里分忧解难的一项活动,如今狗尾巴草彻底地变成了我眼中的一道难忘的风景。夏热难耐,回乡消暑,狗尾巴草野蛮生长在农田路边荒地,斜阳余晖中的狗尾巴草更是我心中的牵挂。你瞧,温情的种子长出好多狗尾巴草,把田间小道都覆盖了。狗尾巴一样的沉甸甸的穗子低着头弯着腰在高温热浪夏风里相互摩挲,还不时向路人颔首鞠躬,一年又一年守候着岁月的轮回与更替。狗尾巴草装扮的夏天,我们真的很快乐。一个不常往来于乡间小路的客人寻幽访胜至此。忽然一只蚂蚱从狗尾巴草堆里跃出,让狗尾巴杆颤抖了一下,毛茸茸的穗子随之在空中荡漾。风景这边独好!

最近有位友人在大都市的公园闲逛,发现公园一角有一株迎风而立的狗尾巴草,他随即拍了发在亲友群里,于是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暑热难耐时的狗尾巴草,平添了几许美好的回忆,绿了眼帘,充实了梦境。

狗尾巴草的夏天真让人思念。

推荐阅读